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| 3rd Apr 2013 | 一般 | (1 Reads)
坐在窗口,聽了一整晚的風。風帶動樹葉,樹杈樹葉互相撞擊的聲音,沙沙沙沙好聽極了。偶爾傳出幾聲人們的說話聲音或幾聲腳步聲,在這個寂靜的地方,只有風兒帶動起來的聲音才是一種享受。沙沙沙沙,一片,之後突然停住,時斷時續,似雨降,撩簾見青磚未潤分毫。只有在此景才能體其意。 今白天的氣溫達到26度,春裝薄紗都已上身,到了夜晚,涼爽微凍的風兒襲來,卻需披襖添暖了。 想起來昨晚和幾個友人一起打暖鍋,大家圍坐一圓桌,談財富,論尋寶,至暖鍋冷致,大家酒足飯飽,尋思財富和寶物終歸是浮雲片片,哪及得上回家路途中的踏實?! 亦有昨晚泡腳,身邊人問泡腳師傅:為什麼我的腳上是顆顆粒粒? 泡腳按摩師傅憨厚回答:啊?難道我把您細胞都給按出來了?! 細胞?我聽到此處,大笑不止,帶動身邊其他按摩師傅和泡腳客人的好心情。 足浴,放鬆的遠不止疲累的雙腳,更是成就那時那刻的安寧和放鬆。 當雙腳接受那脹痛來襲的此刻,迎接明日的就是健步如飛。 我們帶著如此大的面具在白天盡情的舞我人生,到了黑夜,把雙腳完全展示給一個陌生人去料理,把封閉僵硬的笑容短暫的釋放出來。 今日有朋來家做客,聊點家長裡短,都是生活最本質的狀況,大家總歸是有了自己的位置和歸宿。有道是無煩惱即自生煩惱,煩惱多了即隨風。 今夜聽風兒輕訴,撫心中一層漣漪,明兒風兒將去往何處?誰能共尋覓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