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| 8th Apr 2013 | 一般 | (1 Reads)
春節依舊會買些鮮花來裝點一下氣氛,一大束百合,幽香滿屋。從夏天一直養著的富貴竹雖已經盤根錯節,卻沒能熬過冬天,江南的冬天到底不比海南,還是有威懾力的。再說這竹一旦加了修飾也就容易變節,更何況是“富貴”。於是便想起敢於挑戰時間的唯有氣節。 我看會七傷拳的也只有時間吧,歲月的刻刀劃過有痕,誰都敵不過。他既能將磐石風化,也會使米粟成酒。人們多用季節來類比自己的心態,由勃發的青澀,到成熟的馥郁,再到知足的安詳…是一個順理成章的過程,世間萬物無一能逃。豐子愷在而立之年即感覺生榮不足道,而喜歡讚歎一切死滅。能看清垂老的貪婪,愚昧與怯懦的人,是何等謙遜,悟達與偉大。青年人因戀愛不成功,而慣說生生死死,那是幼稚的淺薄,死並不意味著永恆啊。什麼能逃得過時間的打磨? 古人用煮米來譬喻做事的質量。生米煮成熟飯,是最快,但是最低級的成功,在今天的快餐文化裡,到處可見這種速成,也如王安石所說的“不受之人,且為眾人”;把米碾成麵粉,做成各種點心,費時較長,但卻比米飯更有味道,追求品質的人會耐心打磨自己的生活,讓人生更有質量;而那些把米經過發酵釀成美酒的,用了最長的時間,做成了最精美的食品,那是需要耐心和歷練的。一種情感,一種產品,一種文化,…有了時間的洗禮,才會成為有生命力的事物。 林語堂參悟佛道二家的區別在於:佛家要求一個人無求於世;道家要求一個人不被世人求。他晚年崇尚莊子那種無為的淡定明哲思想,那簡直就像冬天的老樹在回眸春天小草的萌動。生命不止,釀酒不停,老樹你也不是一天長成的啊!

| 3rd Apr 2013 | 一般 | (1 Reads)
坐在窗口,聽了一整晚的風。風帶動樹葉,樹杈樹葉互相撞擊的聲音,沙沙沙沙好聽極了。偶爾傳出幾聲人們的說話聲音或幾聲腳步聲,在這個寂靜的地方,只有風兒帶動起來的聲音才是一種享受。沙沙沙沙,一片,之後突然停住,時斷時續,似雨降,撩簾見青磚未潤分毫。只有在此景才能體其意。 今白天的氣溫達到26度,春裝薄紗都已上身,到了夜晚,涼爽微凍的風兒襲來,卻需披襖添暖了。 想起來昨晚和幾個友人一起打暖鍋,大家圍坐一圓桌,談財富,論尋寶,至暖鍋冷致,大家酒足飯飽,尋思財富和寶物終歸是浮雲片片,哪及得上回家路途中的踏實?! 亦有昨晚泡腳,身邊人問泡腳師傅:為什麼我的腳上是顆顆粒粒? 泡腳按摩師傅憨厚回答:啊?難道我把您細胞都給按出來了?! 細胞?我聽到此處,大笑不止,帶動身邊其他按摩師傅和泡腳客人的好心情。 足浴,放鬆的遠不止疲累的雙腳,更是成就那時那刻的安寧和放鬆。 當雙腳接受那脹痛來襲的此刻,迎接明日的就是健步如飛。 我們帶著如此大的面具在白天盡情的舞我人生,到了黑夜,把雙腳完全展示給一個陌生人去料理,把封閉僵硬的笑容短暫的釋放出來。 今日有朋來家做客,聊點家長裡短,都是生活最本質的狀況,大家總歸是有了自己的位置和歸宿。有道是無煩惱即自生煩惱,煩惱多了即隨風。 今夜聽風兒輕訴,撫心中一層漣漪,明兒風兒將去往何處?誰能共尋覓?